夕阳无限霞满天

武云海

母亲今年六十九岁,常年信佛,“菩萨保佑”是她老人家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家里到处都是神龛、佛像。七十六岁的父亲则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无神论者,虽然因为出身不好,曾经吃尽苦头,备受磨难,但他从未为自己的信仰后悔过。

然而,无论是菩萨,还是无神论,都没有给两位老人带来理想的平安和幸福。母亲生性敏感,常常为一点小事就觉得备受伤害,困扰不已,为此患上头疼之症,纠缠她多年。中国社会发展带来的极大转变也让父亲变得更加沉默寡言。

电话之争

2008年是我的多事之秋,家事、工作,波折不断。而也是在这一年,我信主了。

信主后,并非一切顺利,可我的心却开始从焦虑不安变得宁静、平和。与父母的聊天中,我不由自主地向他们谈起我的信仰,讲耶稣带给我生命的变化。

一次,在电话中我谈到要“舍己”,并分享了一个“舍己为人”的小见证。不料,却引发了父母的极大的担忧和不满。他们认为,我这个他们曾引以为傲的儿子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在这个处处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里,却讲起什么“舍己为人”?一定是糊里糊涂被人利用了。于是,交谈也就不欢而散。

为己打分

挂上电话,我心里却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不安。父母年岁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也是我常常有意无意向他们分享信仰的原因。可我也知道,多年来对基督教毫无概念的双亲,要向他们传福音,何其难呀!

作为家里第一个基督徒,带领的重任非我莫属。感谢主!我逐渐清楚地意识到,若不藉着我的生命,他们是不可能认识主的。想到这里,我心中犹如针扎,为我在电话中的固执态度懊悔不已。

从那天起,我为父母的信仰向神祷告。同时,也在心里作了个决定:为自己打分。我要以自己生命的更新,让父母感受到神的存在。说来奇怪,当我决心一下,内心隐藏的、以前从未意识到的罪,似乎也一件件地从深藏的角落里涌现出来,让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顽固、不体谅和自以为是……

最后,我心悦诚服地给了自己一个“不及格”的分数,并来到主的脚前,认罪、求主怜悯和帮助。

神施怜悯

从小,“男儿当自强”的理念深植于心,任何事情,我都自己决定,不依赖家人,尤其是父母。然而,这种盲目的“自强”也造成了我的偏激和固执,甚至疏于和家人的联络,很少给父母打电话。

现在,我看到自己的“不孝”。我无法亲自照料年老体弱的双亲,颇感遗憾。父母期待的,也许就是儿子的琐碎小事,听到儿子的一声问候。因此,我每周给他们打一次电话,一小时左右,聊聊天,话家常。

这段时光,我甚至感觉自己开始重新认识了父母,体会到那浓浓的牵挂和亲情。

在我的“打分牌”上,比较弱的一项是我对待家人的态度。以往,遇到一些刺激性言语,听到让我难堪的话,甚至是与我不同的意见,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固执己见。

可是现在,我却时时想到忍耐,“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各一19)逐渐,我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很奇妙,当我愿意冷静下来倾听,神让我看到的不再是他人的过错,而是我自己的罪。原来,以前我从未真正的试着去体谅、理解对方的立场,以致伤害了他人还不自知。由此,我开始学习道歉。有一次,我甚至专程打电话给家人,为我以往的态度致歉。

也许是从小家教严谨,也许是个性使然。我性格严肃,不苟言笑。也相当保守、封闭,不喜欢和人交流。太太说我是“不会笑的人”。我对自己的性格不是没有体察,而是无从改变。为此,我也常常苦恼,很恨自己,为什么无法开怀大笑,给我身边的人带来欢乐呢?然而,多次立志非改变不可,却都无济于事。

自从信主之后,我读神的话语,祷告、认罪、交托。慢慢的,我开始敞开心灵,和主内的弟兄姐妹有深入的交通。更重要的是,我开始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托给了神。

从此,我感觉到真正的释放,一种前所未有的喜乐常常充满我的心,让我不由自主地微笑。一位相识多年的弟兄由衷地对我说:“你身上隐藏的阳光,终于光彩照人了!”

其间,有一段时间,我面临裁员之忧。父母非常担心我承受不了,可在电话里,我不仅丝毫没有唉声叹气,反而充满信心地笑着安慰他们,鼓励他们,说神一定会为我预备的,请他们放心。

是的,一切的变化,只有神能成就。父母逐渐感受到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养育的、再熟悉不过的那个顽固、封闭、严肃的儿子竟然有如此巨大的改变。他们开始接受我的信仰,认为耶稣确实帮助了我。

主行大事

然而,撒旦并未放弃对俩老的争夺。就在父母思想慢慢松动的时候,一次,他们又听说,信主的人没什么好下场,“舍己为人”在这个社会是行不通的,最后会导致一贫如洗,吃大亏。结果,他们对我的信仰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顿时,“前功尽弃”的挫败感迎面袭来,我真想放弃,可还是耐心地告诉他们,神要我们将家人摆在仅次于神的位置,绝不会不管、不顾家人的需要。

但是,这次谈话还是让我有些灰心。一周后,我才再打电话回家。没想到,电话中,母亲兴奋地告诉我,他们信主了。我一下懵了,怎么回事?

原来,在上次电话后,父母终于决定接受我的建议,去教堂看看儿子到底信的是什么。

不料,听道中途他们突然感到头晕,就在即将退场时,被一位弟兄拦住,邀请他们一起做个祷告。正当为是不是决志而犹豫时,我那沉默寡言的父亲出乎意外地表示,就按圣经说的做吧!

感谢主!他亲自为我的父母成就了奇妙的事。

接着,神让我们看到,他有怜悯,有慈爱。神让他们的心得到真正的释放,还医治了母亲多年不愈的头痛症。

信主后不久,教会弟兄姐妹前来探访,帮助母亲砸掉了一切佛教偶像。我问母亲后悔吗?她坚决地说:不后悔!

现在,两位老人家充满喜乐,“感谢耶稣”成为母亲新的口头禅。是啊!世间还有什么礼物,比得到喜乐的新生命更值得我们感激呢?◇

作者系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博士学位,现为软件设计师,居住北卡。



版权声明:见证原载于《使者》杂志,转载于CCMC网站.版权属原载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