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我的神!

李斌

风云突变 主赐平安

有一天,我正在将多年辛勤完成的科研文章发送给临床免疫学杂志编辑部,老板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尽量用非常柔和的语气但又很无奈地对我说,由于科研经费紧张,她不得不裁员了。言外之意,我将会被解雇。接着,对我说考虑到现在经济不景气,她将给我半年时间找新的工作。我心想:老板,您可真会找时机!

赴美八年,对于我而言还是第一次面对将要失去工作,以往“失业”离我似乎很遥远,真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生性胆小敏感,照那谨小慎微的性格必然被吓得手脚瘫软。可是就在那一刻,奇妙的是我突然间内心是异常的平静,令老板,甚至就连我自已都难以置信。出乎她的意料,我向她表达了理解并真心的谢意。

走出老板的办公室时,我吓了一跳,因为看到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她可是一位性格刚硬的女强人,从没见过她这样!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若没有圣灵护佑相伴,我心中必然充满苦毒和怨恨,毫无平安可言。正是在这时,我才恍然明白,神就是这样开始了他对我的亲自引领。

四面楚歌 奇妙引领

镇定接受现实并非意味着一切相安无事,人到中年,做了十三年科研,获得硕士学位,又攻读博士学位。做了博士后,相继发表了十几篇文章,今后的路该怎样走?我却真是心里没底。曾经有位同事问我今后有什麽打算,我想来想去还是一片茫然,只好回答说,总不会做一辈子博士后吧。

听说有人失业后,长期找不到工作而得了忧郁症,又听说有资深博士后去做等级最低的实验室工作还没人要,电视新闻里看到的是百分之九点一的高失业率和排长龙找工作的人群,恐惧的感觉就像潮水般地一波又一波不停地朝我风涌而来。

痛苦迷茫中,我开始向神祷告说:神啊!这回我可真是无路可走了,求祢给我开一条路,让我能走下去!反复的祷告,神却只是启示我要唱诗歌赞美他。我心里跟神说,唱诗歌没有问题,可是我的工作怎么办?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呢?神却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还是要我敬拜、赞美他。无奈,我只好继续在小组领诗和教会诗班唱诗的事奉。

奇妙的是,每当唱完诗歌,心中的恐慌和不安就如云雾般消失了。而且,那时有一首诗歌经常萦绕在我的耳际:“他为我开路,当我走到路尽头,他的作为虽难测度,他必为我开道路……”原来,神已经透过诗歌一次又一次地回答了我的求问,他要叫我专心依靠仰赖他。

神开道路 超乎所想

很快,神为我预备的道路就显明在我的面前。神藉着一位朋友的口,让我得知在杜克大学肿瘤中心有一位专门作流式细胞分选的老博士马上就要退休。这对我来说可是一份既稳定又无须担心科研经费的理想工作,而且那里的老板非常友善,容易相处。

于是,我直接去找那位老板面谈。结果,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他告诉我那里竟然有两个位置将要招人,简单了解一下我离开原实验室的缘由,就答应考虑将职位较高作细胞分选的工作给我。

危机似乎一下子就如此轻而易举地过去了,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暗想:神啊!祢真是照顾我,这麽快就让我找到了新工作。神在我的身上显明了他的大能和信实。然而,神也深知我内心所想的是什么,表面上感谢并归荣耀给他,实际上却对神缺乏真正的敬畏之心,同以往的我并无两样。 

小信软弱 弃神求人

我们的神是伟大奇妙的神,他知道我们遇事往往首先依靠自己的聪明,而不是仰望他。果然,我紧接着开始盘算如何尽快万无一失地拿到这份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首先,我请老板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又请求她有机会的话与新工作的老板当面推荐,我的一位同事也自告奋勇地去为我说好话。不仅如此,我又找了一位在杜克工作的资深医生作推荐人。做完这一切后,我才来求告神给予成全。

神知道一个生命如果没有被苦难和挫折所破碎就难以经历到他的大能。神要叫我知道他是耶和华,掌管万有的神。

风云突变 愁苦缠累

之后,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竟一点消息都没有。终于,我忍不住再次去询问,何时能正式申请这项工作岗位。这回,我被告知已经可以申请,但是有一位具备十五年专业经验的人也将要申请该项职位,言外之意我获得的机会变得非常渺茫。

一下子,我好像从山峰跌入谷底,之前费尽心机所作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尽管心情十分沮丧,我还是递交了申请书,但已经不再抱太大希望,心里则埋怨神是在跟我开玩笑。

无可奈何,我又重新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接下来一段时间,我盲目申请了不少职位,又参加了所有各种与找工作有关的讲座。同时,老板也为我四处打听,最终都一无所获,就像当年的彼得,忙碌一整夜,一条鱼也没打着。

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眼看距最后离职期限越来越近了,内心的焦虑渐渐变为绝望。终于,我不得不谦卑下来,再一次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呼求:神啊!祢在哪里呢?祢还在乎我吗?

此时,神藉着他的仆人将他的话语放在我心里:“我要以感谢为祭献给祢”(诗一一六17),让我明白能够在患难与痛苦中对神所献上的感恩,才称得上献祭,也才是神所喜悦的。

学习信靠 顺服交托

接着,我开始放下忧虑,更加积极地参与教会和小组的事奉,在诗班练习和领诗的过程中,更加的投入,也更多的摆上。青草地小组网站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诞生了。

在唱诗敬拜的过程中,心灵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圣灵的感动,常常流下感激的热泪。每天早上,我坚持阅读圣经和弟兄姊妹的生命更新的见证。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将自己完全交托给神,同时也深刻地感受到与他更加亲密了。

圣经明言:“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路十一9-10)

而耶稣对西门彼得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路五4)神的话语一再临到我,叫我顺服他的引导和带领,勇敢地去到水深之处,坚信人所认为似乎不可能的事,神会成就。

感慨万千 我主我神

终于,我鼓起勇气,再度前去询问我的申请状况。这次,流式细胞中心的老板打开他的电脑,没有再提那位有十五年经验的申请者,而是告诉我这个工作职位只有一个人申请,但就是没有见到我的名字。我心想,分明是递交了申请表,人家却没收到,显然又是撒旦在搞鬼。

接着,他答应我他会到学校人事部门把我的申请表找出来,并出人意料地给了我口头承诺。然而,谁又能料到,就在这关键时刻,流式细胞中心人员招聘的负责人突然宣布退休,离开了杜克。这样,我的申请转到了一位新人手里,结果石沉大海,长时间收不到正式的聘请信。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顿时,我想到神要我们学会忍耐,虽几经周折,仍然坚信神一定会成就他的应许。

2011年七月一日,美国独立日的前一个星期五,正式聘用信直接送到了我的办公室。

手里拿着聘用信,想到我在神面前的软弱与小信,回头看神一步一步慈父般的带领,让我深深体会并经历到他的信实和那长阔高深的大爱。此时,我全身心地俯伏在神面前,好像三次不认主的彼得,再次更深刻地认识主。又正如小信的多马,触摸到了主肋旁的枪伤。我的心中也一遍又一遍地呼喊:“我的主,我的神!我的主,我的神!”◇

时光如梭,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虽然在新的工作中同样存在挑战,可是我的内心却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喜乐,常常感到与神同在的幸福和甜美。当有时工作太多难以应付时,神总会用他那双慈爱的双手挪去我的重担,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深深体会到他的话语“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十一:30)是那麽地真实。回想过去的几十年,上医学院当医生,多是因父母所愿,出国留学做科研,是出于实现个人的梦想,此次变迁则出于神的引领和爱护。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他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我感到他把我放在这个服务性的工作上,不仅仅是要给我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是为了让我学到更多谦卑的功课,并且借着与更多人接触的机会,活出基督的样式,为他传扬天国的福音。

作者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获免疫学博士学位,2003年底赴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作博士后,从事移植免疫研究。2008年在北卡华人福音基督教会决志信主,2009年复活节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