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见证 - 星火

顾弟兄

蒙恩得救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

今年是我人生的第三十六个年头,也是我信主的第二十年。很多人都在问我为什么在还是年少的时候就会信主,我的回答只有一个“神是创造主、、我是被造之物”。我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小时候我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常常对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个世界,我将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非常感兴趣。那是一种对自身存在的难以言表的追寻,如果我来自于一种偶然最终也归向一种偶然,那么人生有何种意义,不过是一场荒谬的表演。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常常陷入一种不能言表的迷茫之中,人生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我从小就深信,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我们源自于他,他掌管着我们。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到哪里可以找到这种超越自然的“力量”。直到1990年我的外婆信主。外婆是我们家族第一个信主的人,由于她的归信基督我们家族也发生了很多改变,神的祝福就因着外婆进入到我们的家庭。很快表哥、外公等也都信主得救。外婆的信主对我的影响也很大,由于外婆年事已高,一个人去教会很不方便,我就经常陪着外婆去教会聚会。《圣经》也进入了我的生活,当我第一次读圣经,开篇第一句“起初神创造天地”,我心头一惊,这是多大的气度。在人类历史上那么多的大哲先贤着书立传不过仅仅在讨论如何面对人生中的诸多小问题,但是却没有人胆敢讨论人生起源问题。《圣经》这一本奇书,开篇就说“起初神创造天地”一下子就解决了我追问了十几年的疑题。如果我是一个被造之物,那我人生的意义就有答案了: “为造物主而活”。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偶然,而是神要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来,是一种必然。我在这个世界上所作所为都应该指向神而不是无目的地生活。因为我是被造之物,造物主神创造我一定有他的目的。虽然我从小就感觉到神的存在但是要真正认识神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凭自身的努力想去认识神是不可能的,是神的恩典他主动找到了我,将我带到他面前,我要做的就是不要疑惑,凭着神给我的信心去接受这份祝福。正如经上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是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一次牧师问我是不是相信基督耶稣,是否愿意受洗。我当时并不是非常清楚福音的全部,但是我知道我确实是相信耶稣是我生命的主,于是在1991年春,我受洗归入神的家教会。

成长与复兴

"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尽管我在16岁就决志信主并受洗归入神的家教会,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神的认识还仅仅限于他是造物主,对于主耶稣的认识更是有些模糊不清。随着上大学离开家乡,属灵生活也变得不规律。主日敬拜基本停止,圣经阅读仅限于创世纪和马太福音,其余经卷都没有读过。我心里一直错误地认为,我已经信主,既然已经得救,那么如何过生活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就这样,我这个“不合格的基督徒”走过了13个年头。

婚姻成为神给我最大的祝福

2004年神将她(我的妻子)再次带到我的身边,说到再次是因为我们原本是大学同学,在1994年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就对她有了爱慕之心,但是由于自己的自卑从来没有向她表达过感情。大学毕业之后,她继续读书,我就开始工作,因此我们分开在两座城市生活。但是神就奇妙地又把我们两个人以不同的方式带到了北京。当时,我在北京工业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妻子在北京大学读博士研究生。至今为止,我都感谢神在那一段岁月对我们两夫妇的带领。一个不经意的机会,我和妻子谈起信仰的问题。我告诉她,我是基督徒。当时她遇到了学业上的压力,我告诉她神会帮助她,并告诉她要用主祷文向神祷告,其他的真理我也实在是不知道了。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妻子同宿舍的一位室友也是基督徒。那一晚,她回到宿舍告诉室友说我是基督徒,那位一直怕公开基督徒身份会被看为异类的室友才敢承认她也是基督徒,并邀请妻子参加北京海淀堂周日崇拜。那一个主日崇拜,成为妻子生命的一个转折点。一到教会,优美的赞美诗就深深打动了她的心,唤起了生命深处对神的渴望。神的恩典一下子就击中了,冯秉诚的《科学与信仰》VCD在那个时候也给了我们在真理上很大的帮助这一套光碟对于从事科学工作的我们就像一个清新剂,解决了我们在信仰上很多的迷惑,让我们对神的认识更加清晰了。2004年10月她也没有什么拦阻就接受了主耶稣基督。

妻子的信主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原本是一个“马马虎虎的基督徒”,但是神就借着妻子,将我重新带回到主的面前了。因为我深深爱着我的妻子,所以我愿意为她做一些我原本不情愿做的事情,包括每周参加主日崇拜、每天读经和祷告。变化慢慢开始,最开始我在教会主日崇拜还会打瞌睡,唱诗歌也是无精打采。但是随着时间的进展,我发现牧师在台上的讲章就是针对我所讲的,我的心门重新完全向基督打开。

2005年,我们各自完成学业开始新的工作,妻子去了上海做博士后,我留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工作。虽然我们两地分居,在分开两地的时间里,我继续在北京的海淀堂聚会,妻子也因着一个博士后的介绍在上海找到了一个大多数人都是从海外归来的成立不久的家庭教会聚会(2006年10月成立),我也在去上海探望我的妻子的时候去参加过他们的聚会, 虽然这个刚刚成立的家教会没有自己的牧师,但每周都会从外面请上海和台湾的牧师来讲道, 是一个信仰很纯正的教会。 2007年妻子2年的博士后工作结束,她当时有两个工作选择,一个是留在上海她做过博士后的地方当大学老师,另一个回到北京大学附属的医院科研处工作。因此我们的家也面临一个比较大的选择,是她回到北京生活,还是我去上海生活。从人的角度来讲,在北京生活是比较好的,原因有二,一是我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在科室里领导也把我当作接班人培养,很重视我,二是对妻子来说,北京的工作也优于上海的工作,并且她从北京大学毕业回到北京,人际关系网络要比上海丰富的多。但是,在上海的属灵喂养和操练上相比北京对我们的属灵成长更有帮助, 妻子和我用了半年的时间为了我们家到底要安在北京还是上海向神祷告。神是很奇妙的, 当我们甘心放下物质上的优厚生活,为着我们的生命的成长选择在上海的时候,神借着妻子的一个博士后朋友为我预备了上海的工作, 整个的调转过程出奇的顺利,仅仅半个月就都办好了, 结果,我们就被神带领到了上海。

蒙召事主

2007年5月我们参加教会组织的退休会。在那次退休会上,妻子受洗归入神的家教会。经过与牧师恳谈,我认为我虽然16岁受过洗礼但是信仰上还有很多不清楚,因此我就再一次受洗。退休的最后一天, 讲员成牧师用主与彼得的最后对话“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呼召大家献心事主,当时很多人都受感献心, 我也开始问我自己究竟愿意为主舍弃什么呢?我爱这个世界还是更爱我的主呢?这许多年来我一直还是凭着血气在瞎闯乱撞却一事无成。但我确知主在我这卑微的人身上早有安排,我一生的经历,都是他的作为,他要预备我作他的仆人。 我和我家姊妹也举手愿意一生侍奉我们的主。但我要如何做才是回应神,才能成为他衷心良善的仆人呢?随后的几年间,神给了我很多明证告诉我,只要我们愿意献身事主,神会亲自带领我,并且保守我们十分的平安,因为我们是他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

初步学习

来到上海不久, 神带领我们教会于2007年9月在徐家汇建立了我们教会第一个查经小组。教会的牧长也给了我们很多成长的机会,让我们负责小组的查经。我是何等人竟然蒙主的眷顾。每一次准备查经讲章,我们都会先祷告求神光照我们,尽管我们是如此的渺小卑微,但是神还是用我们这些不配的人成就他的工作。在一年之间,小组人员从开始的八人成长到三十六人。因为小组人数太多,不利于小组成员的交流分享, 而且也有姊妹愿意开放家庭,因此这第一个小组就分成了2个小组, 分别由开放家庭的人来带领。

按立成为传道人

2007年6月之后,我和妻子在祷告时候经常就会有一种要出来服事的感动,但是我们一直也都很慎重,没有向任何人讲说过。只是放在对神的祷告中。2007年10月25日,从台北来的曾牧师来我们小组做宣教,结束之后,曾牧师就问大家还有什么要交通的。那一天,我重感冒在身,精神状态非常的差。我没有计划要说什么,但是曾牧师用他慈爱的目光一直在看着我,当几位弟兄姊妹分享交通之后,我以为聚会就会在祷告之中结束的时候,曾牧师突然问到我:"这位弟兄有什么要分享的吗?"。我先是一愣,接着我感觉有一股力量要我必须讲出我和妻子心中所想很久的事情:"我们要出来服事主"。就在那一天曾牧师按立我和妻子成为传道人。曾牧师还用希伯来书13:13"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忍受他所受的凌辱。" 教导我们不仅要进入幔内,还要出到营外。做一个小牧者要有一个为父的爱心。我们真的知道自己是卑微的,但是我们也真的相信神的大能是会托住我们向前走的。

讲台侍奉

国内教会最大的问题是工人的缺乏,话语供应的不足。自从曾牧师按立之后,我和妻子就开始为了我是否要全职出来侍奉再做祷告。有一天,大约是11月末,我在下班的路上步行祷告,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世界每一角落岂不都是我的禾场,你的工作岂不是我赐给你的禾场"。回家后,我和妻子祷告求问神的旨意,神是要我暂时带职侍奉。其实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我们虽然有火热的心要服侍主,但是方法却不一定是最好的。在国内全职侍奉必然会拖累教会,也会面临生活上的困难,在我们的周围被生计击倒的牧者也不少。既然我可以供养我自己,又为何要拖累教会呢? 神要我带职侍奉还有一个心意,是借着每个月都会在我们教会讲道的台湾的庄牧师在我们祷告一周之后带给我们的。庄牧师与我们分享认为,在当时上海我们教会,会友绝大多数是在职场上打拼的海归年轻知识分子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小牧者也是一名职场中人,可以和会友有更多的感同身受,在生活工作中的见证可能要好过单纯话语的教导。接下来的事实也印证的这一点,随后两年间,神借着祝福我的工作,也让我更为真切的经历到他,我也把我这样的经历在众弟兄姊妹面前做见证,归荣耀给在天上的父神。也鼓励很多弟兄姊妹在职场上为神作见证,荣耀神。蒙神的恩典,教会牧长也有意要扶持教会的弟兄姊妹起来讲道, 2007年10月开始每次证道之前安排我进行一个10分钟的短讲,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讲台事工, 没过多久已经安排我每个月一次的50-60分钟的证道, 刚开始由于对神话语认识不够, 讲道的经验也不足, 常常讲完之后自己都会很灰心, 但感谢神,每次讲道的时候牧长都会坐在下面频频点头鼓励我, 会众也会用话语安慰鼓励我,激励我不断的在神的话语上扎根。 如果从台湾来的牧师或者外请的牧师时间上有冲突没有办法过来证道,有的时候,甚至一个月我会讲3次的证道分享。 我一直都认为那一段在上海我们教会的侍奉工作,我所得到的最多。在服侍中我经历神,被神管教,感受神的慈爱大能。我今日成为何等人,是蒙了神的恩才成的。但我知道自己能力还是不足,我只能求神赐给我们属天的智慧,不亏欠神的荣耀,做合格的神话语的执事。在这里,我还是要深深感谢我的妻子,每一次准备讲章,我家姊妹都要和我一起祷告,寻求神的带领,按照教会的需要,准备好讲章后,她就是我第一个听众。她每一次都要给我提出很多好建议,例如引用经文章节是否合适,表达是否准确,姿态是否得体等。

肢体建造

2008年10月,神用他的话语(哥林多前书12:12)感动我和妻子要重建徐家汇查经小组。 要我们建立一个肢体相顾互相建造的小组。感谢神的大能和全知。在我们有这样感动的一周之后,一位姊妹愿意开放她的店面建立小组。于是10月24日徐家汇查经小组重新开始查经团契。由于我们建立小组的异象是肢体相顾互相建造,因此我们在小组中开始一些新的尝试,例如查经的时候,在设置讨论的话题时, 会预留更多的时间让大家分享自己对圣经在生活中的应用,因为我们的信仰是要在生活中活出来的信仰。 刚开始几次圣经应用的分享,大家还是不愿敞开自己,只是说一些其他人的例子, 我们就先开始说我们自己的软弱和自己怎么靠着主过得胜的生活,逐渐的大家也开始说自己的生活的见证, 慢慢的大家都因着别人的分享也得到祝福,并且也让我们在分享的时候更知道别人的需要,更加的肢体相顾和互相建造,并且也逐渐的知道了小组里每个人的恩赐在哪里? 根据每个人的恩赐, 给每个人不同的操练的机会。 有的人负责联络工作,有的人负责关怀,有的人负责诗歌,有的人负责祷告,有的人负责查经,每个人都是同工,彼此配搭共同建立小组。当大家的心都彼此敞开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筹划每月一次的家庭探访,就是小组成员集体到一个成员家中做团契探访。 但探访形式应该是怎么样的? 小组里有了不同的意见, 有的人觉得不能太正式, 探访的时候还是先不要谈圣经, 但我们坚信如果没有神的话语,我们和其他的聚会有什么分别? 我们让大家都回去祷告, 然后在讨论。因此我和我家姊妹也回去祷告, 神给我们的感动是一定要有神的话语的供应,因为神的话没有一句不是带有能力的。 有的时候当大家认识不一致的时候, 只能是顺从神,不顺从人了, 当然我们也顾及到其他弟兄姊妹的感受, 把原本的30分钟的经文分享,改成了形式更加活泼的得救见证分享,开始和结束的诗歌敬拜依然保留。 订好了探访的时间, 小组成员就为着探访继续祷告。 接下来的事情要我们每一小组成员都能感受到神的大爱无处不在,他就时时刻刻于我们每一基督徒同在。我们探访第一个姊妹的时候, 当我们每个人都说我们的得救见证的时候, 这家的男主人也是基督徒, 他也和我们一起分享, 分享的过程中我们才知道他们的婚姻遇到问题, 他分享完我们就一起为他们的婚姻祷告, 他们也彼此认罪,神让一个濒临危机边缘的家庭重新复合如初, 在我和我家姊妹来美国前,他们夫妇特意来送行,让我们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喜乐,就由衷的感谢神。 接下来每次探访, 我们就开始有意的操练小组的其他弟兄姊妹, 探访谁的家,谁就准备30分钟的经文分享,当然还是要有经文的应用, 每次探访都让小组大得复兴。探访中让一个身患癌症的父亲在生命最后一刻归入神家,让一对反目的姊妹抱头痛哭彼此饶恕,让一位无神论母亲决志信主,让一个生活困苦的家庭找到了新的希望。妻子和我知道,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神在做,让我们看见, 我们就把一切的荣耀,感恩和赞美都归给神。

过信心仰望的生活

2009年4月, 给我们受洗的成牧师看到国内工人的缺乏, 决定在上海免费开设神学课程, 我和我家姊妹也报名,并通过了入学考试。 一个主日的早晨, 我们在政府上班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教会已经上了上海市宗教局的名单,我和妻子也在他们电话监听的名单之列。他暗示我们不要再参加家庭聚会,否则就会面临一定的危险。得知这个消息之后, 我们那天还是去参加了聚会。当天我们也和牧长说起此事, 出于对大家安全地考虑, 也是要对会众负责, 经过祷告决定神学课程学习暂缓, 很可惜我们失去了一次很宝贵的神学课程学习的机会。说句实话我们还是有一些害怕的,一旦发生事情,我们基本没有办法脱身,后果可能就是失去工作,失去我们在上海打拼几年的一切。 这事之后的第二周, 神就给妻子话语, 就是罗马书8: 35-37:"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 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我们知道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和神的爱隔绝,没有!!2009年5月3日我依然象往常一样出现在教会的讲台上,那一天的主题就是《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

十分之一奉献的学习

从2004年开始规律的主日崇拜及灵修生活之后,我们家庭就开始奉献的学习和操练。但是直到2008年1月我们才真正开始十一奉献的操练。在2004-2005年,我们虽然也愿意全力奉献,但是收入微薄,当时我经常戏称我们是“月光族”。2007年底神赐给了我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们家的姊妹信心大过我,就和我商量是不是从2008年1月开始学习十一奉献的功课。玛拉基书3:8-10 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也是甘心乐意地将自己的十分之一奉献给神。我们知道我们的生命存留都是来自于神,我们原本都是不配的罪人,但是神没有离弃我们,反倒是差派他的独生爱子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将我们重价赎回。想到我们主的大爱,我们决定按照我们收入全部(按照税前的收入)的十分之一甘心乐意的奉献给主。期间还有主的恩典见证鼓励我们。2008年4月由于多种原因,我失去了刚刚得到的收入不错的工作,这样我就赋闲在家没有收入。到了5月初需要十一奉献的时候,我们两夫妻就商量如何奉献,神就感动我们还要凭着者信心按照4月份的份额奉献。于是我们就依旧按照我有收入的时候奉献,心里也是非常平安的。神的恩典超过我们所求所想,不仅他带领我失业十几天后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且更加奇妙的是原来的公司每一个季度都有一份季度奖金。由于我4月份已经离开公司,公司也可以不付给我这一份季度奖金,但是神还是感动他们将这份奖金付给了我。而且这份奖金多过我一个月的工资,神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他说过我们要把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以此试试他,是否为我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我们,甚至无处可容。借着这样的恩典,我们更加体会到神是信实的,他做事从来不耽延。此事之后,我们还另外每个月拿出一部分钱资助一个全职传道人,并且和这名传道人一起和一个韩国宣教士学习圣经和神学。 由于经济危机韩元兑换人民币贬值, 但韩国教会对这位宣教士的资助却没有增加,而且韩国老师的房租也涨价了,我们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又同时每个月资助我们的韩国老师一部分生活费用,直到我们出国。

踏上美国之旅

"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 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2009年12月妻子由于工作需要, 并接到offer准备次年初要飞赴美国。我原本没有计划要与她同行,因为2009年末公司又将一个新的部门划归到我的治下,这样我的部门就成为全公司最大,业务最繁忙的部门,而且这个部门是一个在全国设有14个办事处的大部门,作为负责人2010年我将面临巨大的挑战和事业机遇。如果我留下,就我个人而言我的事业可能会上一个新台阶,就我们的家庭而言,我们家庭的经济情况会有一个新起点。但是圣经教导我们"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这样我一下就陷入到两难之间,我在求问神,但是神不理会我。我这样祷告了将近两个月,有一天还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步行祷告,神告诉我:"因为你比你的妻子强壮"。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神的旨意。 并且我家姊妹祷告神告诉她, 我们出国就要向约书亚过约旦河一样,我们要凭着信心,踏进约旦河, 神迹就会发生。 周三我就去向董事长辞职,我知道这很难,他一直对我都很关照。我忐忑地敲开他的门和他说明了情况,说我要辞职和太太一起去美国。董事长没有立刻做决定,他对我说:"给我两天的时间,周五我给你答复"。出了办公室,我的心是平静的,我知道神会保守这一切给我们出人意外的平安。周五董事长如约将我请入他的办公室,告诉我,暂时不要辞职,由他来兼任我的部门总经理,我做副手,在美国期间为我保留这个副总经理的位置和公积金保险等。这真真是出乎我的意外,要知道我们的公司是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怎么可能为一个在未来几年不会为公司做任何贡献的人保留职位呢。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我别无解释。

我们就这样凭着信心踏上了美国, 出国之后得知我们在上海的教会还是被停止聚会了, 但大家都很平安, 只是他们都分散在其他不同的教会继续聚会。 就让我们想起约翰福音,主在离世之前为门徒祷告, 他把他的平安留给我们。在美国我们也同样感受到了神的恩典和弟兄姊妹的爱。我们也参与大学校园的团契和校园堂的主日学侍奉, 我也有每个月一次的主日崇拜的领会。继续照着我们的身量作主工,同弟兄姊妹肢体相顾共同建造。

当我们今年来到新的城市的时候,却又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温暖。不但如此,竟然还有一间神学院的延伸部在我们的教会, 我当然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中文学神学的机会。 我家姊妹也非常支持我,虽然她的单位只给她保留2年的职位,她也愿意辞职,继续留下学习神学。 今后的生活道路如何只能全然交托给神,相信神的恩典够我们用的,他的恩典就是要在我们的软弱处彰显的完全。

在此我总结了三条的凭据,使我无论面对多大的困难、委屈或令人丧胆的境况,仍确信我是他拣选的仆人,那就是:1、神的话语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永远都是神在指引着我在与他同工。他的话使我灵里饱足,心中喜乐。2、神的眼睛在看顾我以赛亚书30:20-21,我所不能的他必定扶持帮助。3、神的家教会是连与元首基督的,肢体彼此同心合一。这几年事主的岁月,都在主的眷佑中过去了,纸短恩长,在此仅能见证部分方面所蒙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