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人怎么爱?

何宣爱

03/04/2006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四19)

去年的圣诞假期,比往年缩短了许多。学期刚告一段落,我就心急慌忙地赶着搭乘最快的班机回家。是呀!打了整整一学期的“仗”,也该调整一下了,我几乎都等不及回家去“疗伤”。

机票定在十二月九日晚上。那天,窗外冬雪纷飞,玉蝶弥漫大地。出发前,我上网再次确定,发现起飞将延迟五个小时。等呀等!突然间,电视屏幕的新闻快报播出了在ChicagoMidway机场,一架飞机降落时无法刹住,居然径直冲向街上!看来,今晚是回不去了。带着一肚子的怨气,漫漫思绪,渐渐进入“回想+反省”的时光机里。

无法忍受尽难堪

这学期,没有例外,神又在不同的事情上破碎我。记得在课堂上教授曾说过:“没有被神破碎过的人是无法成为领袖的。”可是,我总觉这学期神给我的功课,实在太难太难了。大家都知道,“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但是,整个学期,因着新室友难以相处的缘故,我的眠质量糟透了。从小就得“群育”奖(台湾所设立学生德智体群美全面发展的奖项)的我,怎么也没料到会与室友相处得如此糟糕的状态。

新室友的个性极其古怪,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小小的宿舍里,一共住着三个人。客厅里,放着三张书桌就快塞得满满的了。睡房里是上下的卧床,衣橱共用。这样有限的空间,若是能一起分享,和睦共处,也就不会感到过于拥挤。可是,她却主张什么东西都要分开放置,互不干,各管各的。厨房里的厨柜必须划分,冰箱也要分格。并且所有东西包括食物,都要标上自己的名字。

容易生气的她,一旦不顺心意,便会还以颜色板着脸,甚至乒乒乓乓地走路,恨不得把地踩个洞。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她能随意用我另一位室友的东西,我们却不可碰她的一点。即使像刚开学时需要购买共用的厨房用品,如洗碗盘的刷子之类。她竟然说什么自己只用抹布而不用刷子洗碗为由,拒绝分摊费用。

可是,不久后,向来爱整齐的另一位室友,即使放刷子也有一定的位置与方向。结果,好几次发现那位声称不用刷子洗碗的她,竟然“偷用过。其实,这也无所谓,区区小事,不足为奇,只是总感到不舒坦,觉得“被骗”而心有不甘。

也许是因着文化习俗的差异,我们之间也出现过好多次摩擦。有一次,爱吃鱼的我,在一家华人商店里一口气买了三条冰冻鱼,兴高采烈地宿舍,把鱼放在厨房的洗手台旁化冰。因为有事短暂出门,再回来时只见我那可爱的鱼儿上面,盖了一块白纸巾,好像是为我死去的鱼哀似的。而当我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绷紧的脸,面如土色。原来,三条“有头”的儿把她给吓坏了。又加上由于溺爱动物到一个地步,甚至导致不吃任何肉类的她,向我显示出鄙夷与不解。

以前,因着她自己一个人住了七年,也就没有进出门时打个招呼的习惯,而是以将房门弄得叽嘎作响的声音来代替。进门后,若是家中只有和她,也没有人在用电话,则是一片宁静的氛围。此时,这位新室友会一声不吭地在我面前,大摇大摆地晃过来,晃过去。这种把我当作透人般的感觉,再加上周边格外异常的寂静气氛,带给人的是一种神秘而难以言喻的可怕感觉。犹如低音鼓在背景音乐里缓缓地敲打着,不但毫无平静祥和可言,还让人随时担心有什么事会突然发生似的。

自行其事无奈何

深夜,我经常与另一位室友在宿舍前的花园里,一起为了上述的事祷告。也试着与那位新室友正面交通过几次。可是,每次谈到正题,她都装着没事。结果,什么也谈不成。我也写过信给她,表示愿意再次尽力改善,甚至三人还一起去餐馆吃饭、逛街。然而,每次以为会有好转,又突然像云霄飞车般“唰”的一下,直冲谷底。

如此紧张的气氛,煎熬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折磨着我每一个细胞。于是,原本就不喜欢有正面冲突的我,选择了逃避。每天清晨,当她还没起床,我已经出门念书去了。一到晚间,我也刻意地呆得很晚,等到她已经睡了才回家。就这样,相互一直回避见面,尽量不接触。后来,我们俩都觉得“逃避”也不是办法,我就开始规定自己,每天要有一定时间呆在宿舍里,以便与她“培养感情”,而且也不使用电话,以免干扰她。

天啊!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关进了监狱。暂且不说是住在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度里,我可还是在神学院里呢!终于,我经历到其他牧者以前跟我所说过的:“神学院不是天堂,你会遇到许多奇怪的人。而你要先学会爱他们,因为以后的牧会,可能碰到更难爱的人。”

这段时间,有好多人为我祷告。我想,若不是这么多人以祷告支持我,也许精神已崩溃了!苦闷的我不只一次地跟神说:“功课的负担已经够重,我再也没有精力为这件事去操心了。”

这个学期,我上了五堂课:诗篇、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以及希伯来书,还有宗教比较学。说实在,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管“室友不和”一类的“小”事了。可是,神并未把这看似的“小”事从我生命中挪开,他要我学什么呢?

同归于好神之爱

我发现,当我在气头上时,心中的碗盛的是满满的冰块。此时,作为“好”基督徒的我,当然没有忘记神说“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的教诲。因而,我竭尽所能地试着“把爱传递出去”。结果呢?心已冷的我,不但没有把爱传出去,反而把冰块传了出去。不仅冻坏了别人,甚至还开始对自己这个基督徒当的真失败而生气。越气就越想再试着去爱,越试着去爱就越失败,越失败就越是气,如此地恶性循环。直至我恍然大悟,明白了一个真理,才停了下来。

原来,我忘了当神要我去爱那些所谓不可爱的人时,他不是要我以冷冰冰的心去爱。乃是体贴地说:“来!你先来被我爱。然后,当你心里因为被我的爱宠得暖烘烘时,你再去爱……。”是呀!我又更深一层地体会神的教导:“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四19)是怎样的一个心情。正是因为神先爱我们,我们才有能力、有办法去爱人,特别是那些自认为不可爱的人。

受伤的心容易忘记“爱”的感觉;生气的心容易忘记怎么去爱。所以,我来到神的面前,承认自己需要先被神来爱。逞强地靠着自己那仅有的爱,试图去爱别人是远远不够的。破碎自己,承认“离了神,什么都不能做”的无能为力,“爱与被爱”的热情才会再一次活跃起来。

正是这样,带着被刺伤的心,我又回到神的怀抱,找回温暖的感觉,找回被爱的幸福。只有被爱的人才能把幸福带给别人。怀着由神而来的喜悦心情,我再次尝试与室友沟通,再次去了解造成她这般个性的背景因素。一天晚上,神感动我们,首先承认自己在双方不能和谐相处中应负的责任,并请求对方原谅。之后,一个紧紧的拥抱,成为重新建立关系的开始……。

如今,虽然有时还会觉得“这样的室友怎么爱?”可是,心里却已经明白,当我遇到觉得无法爱的弟兄姊妹时,不要急着逼自己去爱他们,而是先让自己被神爱!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去爱那些好难爱的人。愿神的爱先来充满我们的心。



版权声明:见证原载于《使者》杂志,转载于CCMC网站.版权属原载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