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与我的神相比?

何宣爱

2006 1/2

此时此刻,我好像是当年的约书亚。面对神庞大的托付,心中的滋味是复杂的……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挑战,犹如一道又一道的闪电,疯狂地向我袭来!

在这风啸浪尖的当口,该怎么办?我不禁胆战心惊。感谢主!他给我如同他一二再、再而三地吩咐约书亚的那样,也如此对我说:“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徨,因为你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书一9)

于是,我重新拾回几乎丧失的信心,打理好蓬散的发稍,快步地再次冲上复兴的浪峰……。

哭求宝血主赦免

那一天,我发现自己并不快乐。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的心思意念被这邪恶的世界掳去,而这一掳,就是十余年。.

从小就是“牧师的女儿”,彷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我参加教会聚会,十四岁受洗,甚至开始一系列的服事。但是,我的心却没有“理所当然”地被主得着。牧师的家庭就像一个玻璃缸,有一定的透明度,从里面看出去,看到的常常是别人的指指点点。正因如此,对牧师的孩子有着比旁人更高的标准与要求。除了学习成绩出色,品德兼优,生命的见证也要好。在这样的压力下,旁人的关怀与爱也就变质了。

在繁忙的服事中、在似乎永远聚不完的会中,大家期待下的我,开始有了埋怨那内心世界里的苦毒,就像千万只小虫从心底快速地钻出来,在心头蠢蠢欲动,使我烦躁不安。从而远离了神,走向了世界。

在这邪恶的世界里,我学会了伪装自己并逃避神。与同学、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放下“牧师女儿”的身份,和他们一起喝酒,一起狂唱KTV,一起追求名牌……。一罐一罐的啤酒陪着我暂时忘掉别人的期待。而回到教会后,我恢复“牧师女儿”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了最佳演员。服事成了表演,祷告成了朗诵,赞誉声接踵而来。在众人面前,我大声地宣告自己是基督徒,我爱主。然而,我所做的呢?与世界同流合污。这岂不等于在狠狠地刺伤天父的心!

在两个不同的面具下交替演示的我,原本就孤独的心,因着逃避而进入了更凄凉的黑夜。我竟然只为了追求世间再短暂不过的欢笑,彷佛一次又一次地把爱我的主耶稣重钉上残酷的十字架。我听到孤寂的心在呐喊、忧伤的灵在狂吼,无助的感觉是惊涛、是骇浪,一波又一波无情地击打脆弱的我,再也无法承受了。于是,转身呼求神。

感谢主!2002年夏天,神预备了一篇又一篇的信息,震撼着我干枯的心。在一次青年崇拜中,讲员邀请在罪中挣扎的人走到讲台前来,认认真真地在神、在众人面前认罪悔改。几十位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跪满了台上、台下,甚至过道间。

而当我的双膝一跪倒在地上时,彷佛感觉到自己正跪在十字架前,哭求主的宝血再次涂抹我的罪,救我脱离不圣洁的生活。泪水止不住地从脸上滑落下来。也就在此时,从神而来的释放能力斩断了捆绑我的锁链。我的心在宣告:三十两银子不能使我再次出卖主,三百两、三万两也不能。在世上没有任何价码能使我出卖爱我到底的主!

恋世之情难割舍

当神的爱深深地吸引我的注意力;当我慢慢经历到福音的真实与宝贵,当唐崇荣牧师呼召愿意成为传道人的弟兄姊妹时,一股力量在我里面强烈地推着我,使我无法不举手,无法不走到台前,无法不回应心中的感动。这是2003年4月22日在亚特兰大。

但是,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试着逃避神的呼召,与神讨价还价。将近八个月,是我生命中极为黑暗的日子,从光明的国度再次回到与神隔离的可怕境地,漆黑难耐。我几乎不敢祷告,也不再读经。因为,每次面对清晰可见──神圣的话语时,父神的呼召就是这么明确地呈现其中;在向神的祈祷中,我的心常常被撕扯着。我对神说,还是让我当精算师,赚大钱吧!只要你不让我做传道人,不要说十一奉献,即使将所赚50%的金钱奉献给你,也在所不惜。

就在拉扯之间,我害怕!我怕一旦奉献了自己,就会失去我所拥有的、所梦寐以求的一切。我骗,我骗自己当时呼召的感动只是一时冲动。我是那么胆小无能、软弱自私、不明奉献为何!那爱人灵魂的心,已经不知不觉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委身基督献祭坛

2003年底的福音大会是我属灵生命的另一个转捩点。“主耶稣并他钉十字架”的信息深深地吸引了我那偏离的心,再次归向耶稣。连续不断的祷告使我更为柔和地来到神的面前,圣灵的光照更是叫我认识自己的悖逆与宝血的功效。

当我看到、听到一位位神忠心的老仆人那深切的,甚至泣不成声的祷告时,他们那好亲近好亲近天父的心,强烈地震撼着我枯竭的属灵生命。于是,一连几天,随着更深的认罪祷告,基督那长阔高深的爱在我心中活跃起来,千万灵魂的负担在我心头翻腾。我知道,复兴的火焰已悄悄在我心中点燃……。

可是,当第三天神的呼召临到时,我竟又选择逃跑!当台上的牧师泪流满面地急迫呼召全时间传道人时,我在台下硬是像浇了盆冷水般地将那股感动压了下来。说到底,我还是怕奉献啊!

晚上,聚会结束后,我留下来参加祷告会,想要平复心中的挣扎。在祷告中,有句话不断地在我心中问着:“宣爱,宣爱,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当这话临到时,我发现自己不敢回答。难道,我对主的爱竟然无法超过对世上的眷恋吗?我怕的究竟是什么?

一位牧师说道:“你怕奉献吗?请问,你有什么要献上的东西本是自己的,而不是上帝给你的?还有什么东西如此宝贵以至生怕给了上帝而使你吃亏?”至此,我终于明白,神呼召我,愿意用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乃是因着他极大、极深的恩典,把原本不配的我从尘土中高举。噢,主啊!为我,为我,你命曾舍,我曾舍何事为你?当下,我坚定地向主说:“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比这些更深。”

闭幕式上,大会的最后一次呼召在耳际响起:“这几天,你逃了一次、两次。今天,你对主说,我不再逃了,我愿意回应呼召,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一生献给主,顺服主的差遣,请把手举起来。”于是,在泪水中我听到:“感谢主!请放下。”那一天,当我愿意为主放弃一切时,才明白什么是拥有一切;那一天,当我愿意为主献上一切所有时,才发现自己所给的只是微乎其微。而主给我的却是那样的无限、无量、无穷尽。

信心百倍无所惧

2004年,我迈上了与以往不同的旅程,似乎好远好远。但是,遥望路的尽头却是金色的太阳,灿烂辉煌,我坚定地昂首阔步向前进。

回想着与神一起去的三个地方:田纳西、台湾、芝加哥,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挑战。但是,相同的是不论在哪里都因着我小小的信心,看到了神不可思议的作为……。

一至五月,我在田纳西的家里,寻求并尝试着未来的方向。首先,我参加精算师一级考试。同时,也寄了履历表申请神学院。在这段期间,我学会一门属灵功课,当神尚未清楚指明未来方向时,除了耐心等候,也要尽上本份试着去敲每一扇门。

事情真的发生了,神让我通过了精算师一级的考试。甚至有一天,一家公司打电话到我家留言。他们接受我的教授推荐,打算要请我去,这可是一个高薪的工作!兴奋不已的我,赶紧把电话号码与公司的名字抄了下来。可是,谁知道竟有这样的事──资料抄错了!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连教授都不知道我说的是哪家公司?为此,这个工作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显然,神关了门,因为他手中有更美好的计划。

六至八月间,神好奇妙地带领我到台湾短宣。期间,我得知已被慕迪神学院录取的消息。因着担心学费的问题,迟迟无法作出决定。可是,神使用一位姊妹的信心来鼓励我。她说:“你担心这么多干嘛?神若要你去神学院,他一定会为你预备的。关键是你的心预备好了没有?”

哪知,奇妙的上帝早就在预备我的心了。

在台南圣教会,有一批可爱的年轻人要录制一首诗歌去参加比赛。于是,我与恩恩就厚着脸皮帮他们一起谱曲。本以为只是单纯的编曲,岂料神使用这首歌词对我说话。那就是“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十一1-6)至此,我才突然明白过来,神要的是我的信心,相信他的全能。

与此同时,家人全心全意的支持与鼓励,陪我一起祷告,寻求神的心意,加上看到作牧师的姨丈对神执着的信心,服事上处处是神迹般的带领,我的心被强烈地挑战。我若真相信神是全能的,还怕什么?还担心什么呢?

一应俱全待装备

因着这样的信心,我勇敢地踏上了神学院的道路。当年,如果摩西没有先向红海伸出杖来,海水不会分开。同样,没有跨出信心的一步,就永远没有办法经历到神的奇妙──耶和华以勒(神必有预备)。

八月26日,原本预定从台湾回美国的我,因着神学院将于23日开学,我开始预定机票。然而,正值旅游旺季,毫无商量余地。尽管许多人热心帮助我,甚至还打电话到总公司在马来西亚的马航。可是,丝毫没有动静,依然是等待再等待。

直到19日,我决定放弃排补位。就在打电话声明取消时,突然间听得电话那端率先传来的话:“何小姐,电脑显示在几分钟前,你排到了八月21日的补位。请问,还要这个机位吗?”天啊!如果我早几分钟打,不就取消了吗?神的时间总是一分不差!我的心激动万分……。

开学后的第三个礼拜,我还在为一学期7,000美元的学费祷告时,神的预备真的从天而降,爱我的NCBC为我开了特别奉献的款项,学青团契(CYF)也以每月奉献所收到的十分之一支持我的学费。甚至在我去年三月份生日时,也就是还没完全决定毕业后就念神学院的时候,一群好爱我的弟兄姊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为我的“神学基金”存了一笔钱。更不可思议的是,神感动了一个人,为我第一学期的学费奉献了所有的差额。

还有好多的恩典数不胜数,就如往返芝加哥的第一张机票也是弟兄姊妹的奉献,甚至我经常使用的大包包也有人预备了,只要我好好为神的国度装备。学费虽昂贵,但神的恩典更宝贵。

调适端正事奉观

八月底,我来到了Moody神学院。第一学期好快就过去了。很忙,但是我喜欢被挑战的感觉!因着学校处在芝加哥的市中心,我们有很多机会认识不同“文化”的人。从我住的地方往东走三条街,看到的是贵妇人们拎着大包小包,疯狂采购;往西走三条街,由政府租赁给低收入者的大楼,闻到的是楼梯间的尿骚味。从接触同性恋、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少年监狱,到我们大楼里住的一位老人举枪自杀……我的眼光被神慢慢打开,看到的不再只是“华人”的需要,而是“人”的需要。

在四个月中,神也使我更加认识自己,调整并更新我的心。如今,我才发觉当自己祷告说:“主啊!使用我们来改变世界”之前,神要先改变我。

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原本总是忙碌着服事的星期天,现在只剩下聚会,真的很不习惯。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是否还有使用价值?就在此时,神通过祷告夥伴提醒我。当我毫无隐藏地来到神面前,他使我看到,原来我藉着服事来肯定自己在神眼中的价值;原来我在服事中寻找别人肯定的眼光。

神让我“休息”了四个月,让我能看清什么才是更重要的。我从“知道”神爱我、喜悦我(诗十八19)到能“活”在他的真理当中;从窃取属于神的荣耀到每次服事前都一定要祷告,提醒不可再用自己的方法寻找生命的价值。感谢主!在我还没步入事奉岗位前,先医治、调整我的内心与事奉观。

前程似锦展鸿图

当神知道我已经重新预备好自己再来服事他时,服事的门不再紧紧关闭,相反的,一个接一个地敞开在我的面前。过去的一年,因着单纯的信心,我果真亲眼看见神为我做了那大而可畏的事。神藉着各样的事情叫我把自己看得更清楚。

好快,今年是我在慕迪神学院的最后一学期了。毕业后的道路在哪里?要继续深造还是马上投身于服事工场呢?面对着一连串的未知与挑战,深怕自己无法完成神所托付的一切。去年秋季的“诗篇”那堂课,老师要我们选一首诗篇设计课题。

回首2005年的旁徨与害怕,我看到神用诗篇第四十六篇带着我走过来了。每当我觉得走不下去时,神在我的心头柔柔地说着:“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诗四十六10)于是,用了妹妹谱的旋律,我和同学腾写歌词:深信地虽改变,山虽动摇到海心,万军之耶和华必会与我同在。他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神……。

抚平了忧虑的皱纹,仰起头,看着浩瀚的天空,我不禁自豪地说:“有谁能与我的神相比呢?”嗯!迈出发酸的脚,继续阔步前进吧!◇



版权声明:见证原载于《使者》杂志,转载于CCMC网站.版权属原载刊物.